您的位置:首页 >校友风采>详细内容

校友风采

从江西陶瓷工艺美术学院走出来的一位技术型老板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2-07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12年前,柳飞武不过是刚从景德镇江西陶瓷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在佛山一家陶瓷的一名普通打工者,12年后,柳飞武不仅在北方最大的陶瓷产区淄博建立了自己的色料厂,在全国各大产区形成了密集的销售网络,并将佛山作为通过产业环境来练就永坤公司的信息处理能力、人才应用和培养机制以及永坤品牌的输出体系。正所谓“十年磨一剑”。从佛山出发,到重新回到佛山,十年来,伴随着中国陶瓷业日新月异的发展步伐,柳飞武循着技术服务的成长路径,完成了从一个打工者到老板的完美蜕变。
 
  是机遇?是战略?还是眼光?柳飞武自己总结说:“是坚持!”。正是凭着对陶瓷技术钻研的挚着,对色釉料产品研发的沉迷,使他在为陶瓷企业解决一个又一个“疑难杂症”的同时,路子越走越宽,最终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永坤色料,并成为众多陶瓷企业可信赖的合作伙伴。
 
  无论是在龙盘虎踞的“南国陶都”佛山,还是在北方瓷都,生产规模和品牌影响力远超永坤的色釉料企业比比皆是,但是,柳飞武还是凭着在陶瓷砖印花与施釉工艺10年来的孜孜以求,形成了自己在辊筒色料、辊筒印刷粉、辊筒印油等领域的比较优势,伴随着公司“农村包围城市”战略的实施,永坤色料宛如色釉料行业跑出的一匹黑马,受到知名品牌企业的青睐。
 
  采访柳飞武,与之前采访过的诸多陶瓷企业的老板有着不一样的感受,没有口若悬河的精彩论述,也没有滔滔不绝的大势分析,更多是一种技术人员脚踏实地、客观理性的碎片式表述,但,无论是对于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还是色釉料产品的研发方向,他都有着自己清醒而又独到的见解。这,也许正是他成功当中不可或缺的一大基因。
 
  良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让我们祝福柳飞武和他的永坤色料在未来的日子里取得更加辉煌的业绩!
 
  从江西陶瓷工艺美术学院走出来的老板
 
  在中国建陶行业,来自华南理工大、陶院和景德镇江西陶瓷工艺美术学院的学生是一个庞大而又特殊的群体,他们大都从事技术与管理工作,是推动行业进步的中流砥柱。这当中,江西陶瓷工艺美术学院毕业生的出身似乎比另位两位“大哥”贫*了一些。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贫*”,使得江西陶瓷工艺美术学院毕业的学生更具有脚踏实地的优良作风与求实务实的良好心态。他们当中,同样不乏佼佼者。柳飞武,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1999年,这位出生在革命根据地江西井冈山的年轻人,和当时大部分江西陶瓷工艺美术学院毕业的学生一样,一毕业就到“南国陶都”,想通过自己4年的专业学习找到用武之地。第一份工,柳飞武来到了罗马利奥陶瓷实习,在这里,第一次全面接触了陶瓷生产工艺。2000年,柳飞武结束在这家工厂的实习后,到南庄龙津陶瓷总厂做技术员,一年再次跳槽到昌泰制釉从事技术服务工作,因为工作性质,他经常要奔波于全国各个产区,当时各产区的陶瓷企业技术水平参差不齐,尤其是许多中低档产品的生产企业,大都没有专业的技术人员,所以对来之佛山产区供应商的技术服务十分依赖,用柳飞武的一句话就是产区需要的是“保姆式”的服务。
 
  2002年他来到山东淄博为陶瓷企业做技术服务,也正是这一年,柳飞武凭实力第一次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为以后的自主创业做好了铺垫——因为北方陶瓷企业所应用的原材料和南方企业有所差异,大部分企业在当时都面临着一个共性的技术性难题:渗花白釉烧成过程中大面积起泡,造成产品废品率高达30%,企业经济效益不好。凭借着丰富的生产经验,柳飞武开始不声不响地查找问题的原因,初步判定为原料与佛山等地区成分不同,由于钙镁含量较高,瓷砖在高温烧结过程中原料出现分解,导致产品中的气泡增加。找到了原因,他开始逐步调试配方和烧成时间、温度,最终帮助企业解决了渗花白釉烧成起泡的难题。这一技术难关的突破,虽然与高科技无关,但它却为当时的淄博陶瓷行业解决了关键性的一大技术难题,从此以后,企业在生产过程当中遇到此类问题,都想请他去“把脉会珍”。
本文出处是华夏陶瓷网
  通过此次事件,柳飞武成为淄博陶瓷业的名人。这让不久前还想回佛山发展的柳飞武个人品牌迅速传播。2003年,他决定不再代理其它公司的产品,开始自己开办工厂生产渗花釉产品。“那时候我只是尝试性地做一些渗花釉卖,并没想过要有后来的公司,那一年我还真回佛山找过工作,不过那次技术难题的破解,为我带来了很多客户,也让我在山东找到一席之地。”柳飞武说,“我在学校时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过着宿舍、教室、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事业。”
 
  一切看起来都顺风顺水。2006年,永坤正式注册成立,而在此以前,他所研发生产的渗花釉产品,在淄博抛光砖生产企业当中的市场占有率竟然达到了80%以上,几乎垄断了当地市场的渗花釉产品,一月的销售额高达400多万元。通过技术服务,柳飞武在山东为自己掏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标准是规范行业发展的保障
 
  色釉料行业之所以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最大的短板就是缺乏国家标准,行业进入门槛极低,由此造成了中国色釉料行业良莠不齐,各自混战的局面,行业缺乏领导型的企业与品牌。但是,借鉴西班牙等发达国家成熟的经验,柳飞武认为,虽然标准的制定存在一定的难度,但还是可以通过生产工艺和一些理化指标的确定来淘汰那些落后的产能,继而步提升色釉料行业的整体水平。
 
  对于目前色釉料行业的现状,柳飞武认为,最重要的还是缺乏行业标准。以陶瓷企业最常用的镨黄色料来说,如果企业对它的要求只有最后看板效果的话,那么它的制作工艺可以是水洗也可以免洗。因为两种不同工艺制作的产品都能达到企业所要求的最终效果。但从制作工艺上来说,免洗的工艺步骤要远远复杂过水洗,而且节能环保,减少不必要的污染,最终能为企业节约一块多钱左右的应用成本,因为没有验收标准,色釉料企业就会尽可能降低成本,导致陶瓷企业应用成本的增加。
 
  去年国家提出节能减排与低碳环保,这个时候制定色釉行业的国家标准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然而行业相关部门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来实施。柳飞武认为,色釉料行业的现状是企业想要做大不容易;小的色釉料企业又死不了,而且层出不穷,从而形成色釉料行业形“散”、“乱”、“小”的局面,最主要的原因是国内色釉料市场因缺乏标准而不完善。没有标准化,有的小企业利用人际关系捆绑住某些陶瓷企业,这样就有了生存发展的空间;大的色釉料企业又缺乏中小型企业的灵活性,这些都制约了整个色釉行业的发展。而色釉企业送样板给陶企通常也会选择最好的样板,致使试版结果和生产时产品质量不一样,这同样是没有标准化带来的结果。
 
  “目前整个行业别说是国家标准,连企业标准也是少数的大企业才会有,相对这点,江浙企业做得就好很多。类似诺贝尔、斯米克这样的江浙企业都会有比较严格的企业内控标准。还是拿镨黄来说,像这些有企业标准的陶企就会要求你在达到他们最终发色结果要求的同时也需要在使用物理性能上达到他们的要求。”柳飞武说。有了国家标准后整个行业会规范很多,从而促进更多地企业进入到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领域,而不仅仅是靠现在的研究成果进行无穷尽的产品研发。
 
  基础研究是一个产业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部分,不管你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首先你的基础研究必须做好,而中国制造往往因为追求结果而忽视了这个基础方面的研究。举个例子来说,最近行业将喷墨印刷炒得火热,它所带来的产品效果是很多工艺都不能做到的。而它所采用的墨水中国色釉行业却至今没有研发出来。原因出在哪呢?就是因为整个国内色釉行业的基础研究不够,要研发出来,逼得企业不得不重新加来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领域补上一课,也就是把以前跨过去的路重新再走一遍。困此,在许多尖端领域,研发是没有捷径的。此外,我们还不能只把眼光放在墨水的研究方面,要知道西班牙、意大利他们的产品是捆绑销售。即使我们研制出墨水,那喷头不卖给国内企业怎么办?喷头才是核心的技术。这一点也说明整个行业的基础不够,要想达到他们的水平企业必须要重视基础性的研究,只有这样,才能制定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行业标准,增强企业的话语权,而不要老是想着坐享其成。
 从供应商到整体供应方案的提供者
      永坤,一个色釉料行业年轻的企业,在年轻的领头人柳飞武的带领下,正以日新月异的发展速度成为行业内的一匹黑马。柳飞武说:“对于未来的色釉料市场而言,企业光输出产品已远远不够,我们必须将专业、配套的整体技术服务方案提供给客户,为客户解决一揽子的解决方案,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发展壮大”。
永坤色釉虽然是以渗花釉起家,但目前产品已包括辊筒色料、辊筒印刷粉、辊筒印釉、坯釉用色料、金属釉、抛金釉等一系列技术含量较高的高附加值产品。就产品前景来说,柳飞武认为两种产品发展空间最大:一是高端辊筒色釉、全抛釉之类产品。另外一种是相对低端的产品。高端产品通过品牌输出附加值相对较高,而低档产品通过利用废弃的原材料加工而成,容易以价格优势打入市场。未来几年在产品研发方面,永坤会坚持以高端产品为主,同时从环保与效益的角度出发,也会生产少量的渗花釉产品。
      柳飞武表示,国外的色釉料企业与本土色釉料企业相比,差在产品设计及配套服务。国外色釉料行业已经形成专业的色釉料设计团队,而本土的色釉料企业一般会选用本土设计师,创新方面赶不上外国同行。永坤佛山办事处目前最大的部门就是设计开发部门,而且今年在设计这块还将加大投入,不仅仅只给企业提供简单的平面设计、网版的设计制作,而是通过各种装饰手法的整合,将各种应用元素设计到产品的开发当中来。永坤希望从单一的色釉产品研发领域延伸到产品的应用与研发领域,让色釉料企业与下游的瓷砖生产企业成为唇齿相依的两大合作伙伴。
      柳飞武告诉记者,目前行业内色釉料企业数不胜数,仅靠单一的色釉产品的优势,竞争力尚显不够,企业必须从网版的设计制作、色釉研发生产、生产现场的技术服务等环节入手,形成专业、配套的技术服务体系,才能为企业提供优质、创新的服务。目前,永坤设计中心已初显端倪:瓷砖花色设计、辊筒印花设计、网版设计等形成了一系列配套服务。柳飞武坚定地认为,陶瓷设计的发展方向将会推动建陶工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和由大变强的目标,由此让瓷砖的产品不断丰富和完善,瓷砖市场和消费也将会有大幅的增长。永坤公司的设计开发将会沿着“时尚”、“前卫”两条主线展开并延伸,既展现瞬息万变的时尚、流行,又反映大胆创新的前卫观念和消费趋势,在瓷砖设计、开发和消费当中,牢牢把握住流行与新潮并存、东方与西方交融、现代与复古对接的发展方向。
      在谈到永坤未来的发展战略时,柳飞武告诉记者,永坤将以淄博、江西为两大生产基地,以佛山为信息、技术、人才、品牌与物流创新为总部基地,以各大产区办事处为销售布局网络,通过三到五年的时间,确立永坤色釉在同行中的绝对品牌和地位优势。按照柳飞武的规划,未来的永坤色料除了要建立上述硬件架构外,还将在采购-生产-管理-销售-财务-培训等所有环节建立一系列成熟、配套的标准化流程。他相信,真正具有独特魅力与核心竞争力的永坤色料,将建立在一系列标准化流程的土壤当中。
目前,永坤公司正在考虑建立自己的实验用陶瓷生产整线,希望通过先期的试验,为下游企业提供整套的产品开发与技术服务,这是未来色釉发展的趋势,也是永坤努力的方向所在。对于产品的创新,柳飞武自觉自己虽然不像华南理工大、陶院毕业的学生拥有一张让人羡慕的文凭,但多年的技术历练与积累,使他对产品开发充满了自信。
永坤不大,意味着永坤的成长空间还很大。柳飞武还很年轻,意味着他脚下的路还很长很长。站在新的起点上,永坤将继续秉承“百年永坤、科技永坤、服务永坤、和谐永坤、家永坤”的共同愿景,稳步提升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影响力。在这里,我们祝福永坤、祝福柳飞武,希望他和他的企业能够取得更加辉煌骄人的业绩!
【打印正文】